南非封城~ I ! N ! G !

距離南非正式封城的日子3月26日晚間零時,已經過了39天了。

還記得武漢爆發新冠病毒時,南非正處在嗑瓜群體中,看到武漢封城時,心情也沒有太大的起伏。

嗑瓜群

亞洲與非洲是有一段很長的距離,遠在南非的環境並沒有感覺到生命的威脅,每天該吃吃該喝喝,工作上全力以赴,真的沒什麼感覺。

與此同時,有很多的在南非大陸兩邊跑,要找貨進貨櫃做生意的華人,已經很久都沒有出現在眾人的視線內;也因此我慢慢的有感覺到,有些中國人明明就已經在開普敦了,卻沒有像以前活躍於外面的活動,有的甚至都不到外面走動的,這時我也感覺到事情有點不一樣了。

嗑瓜群

不自覺的讓我想到一個名字「SARS

猶記得SARS當時候給台灣人帶來的恐慌及威脅;當時的 和平醫院,那些因此病疫而沒有治癒的人。

這時的我在想,新冠病毒 (COVID-19) 會不會跟SARS一樣,來的時候沒有預警,走的時候沒有聲音。

武漢開始爆發疫情時,遠在南非的我正在店裡,像個吃瓜群眾一樣,跟著小老闆討論它的症狀及需要注意的事項,末了還開了個小玩笑說:

如果不小心感染的人,在潛伏期爆發就掛了;沒爆發的人抗體較好,會傳染給別人…如果是這樣的話,不就成了「喪屍」了…

不巧,二月中旬接到家中兄長的電話,回去要辦理爸爸人生中的畢業典禮時,當下我整個人都矇了,感覺有種要回去當「喪屍」的錯覺。

那時候的台灣是最靠近疫情圈的地區,我當時的想法真的是…說不出來的苦澀,誰沒事會跑到疫情區的國家;但是,又不得不回去的尷尬,那時候的心情無法用言語去形容。

喪屍

當然,我還是回去了,因為事發緊急,也考慮到台灣是疫情區,小孩在南非還在上學的時間;所以,只有我一個人回去,先生留在南非照顧小孩的生活。

我在台灣辦喪事的期間,我真的不感覺台灣在面對疫情時的壓力,也就像平常的生活一樣。只是有時候也在藥局前面,看到很有秩序的排一長串人,都是等著要領口罩的人,除此之外也沒有什麼特別的事了。

排隊買口罩

可當我辦完喪事回到南非時,發現一切都變了!離開時的南非還是輕鬆愉快的狀態;回來時的南非整個都快進入了緊張的階段了;前後的差距只有三個星期。

那時候就有預感,南非有可能會封城了。在家中自我隔離了14天以後,回到了公司的頭一天,總統就宣布要封城了。

在這之前就感覺很多人都在囤積食物,大到生鮮超市、大賣場,小到家附近的小家超市、超商,天天都有人排長隊,百貨公司的營業時間都大調整,全部的店家都要提早關門,整個南非就好像要走入經濟大蕭條的前奏。

南非封城-獅子們都在馬路上晒太陽了
南非封城的日子- 獅子們都躺在馬路上晒太陽了,反正也沒有人會看~~

就這樣,在2020年3月26日晚上零時,正式開始了待在家裡坐吃山空的日子…

與之前休喪假的日子前後加起來,我已經有2個多月沒有賺到錢了,那種感覺就是在家吃飽睡、睡飽吃,小孩也沒上課了,待在家不是玩就是玩,學校是有給作業,但還是不夠填補在學校缺乏的課程。

疫情還在上升,未來不知道要休到什麼時候,目前南非的疫情是有分等級的:開普敦是第四級,能開業的商店還是很少,只有民生必需品的商店能開,餐廳外賣都不開了。

而且在封城其間煙酒也不販售了,這點我覺得不錯;可是疫情上升就不是什麼好事了,再繼續封城下去,黑人沒有收入就沒有錢買食物,是會產生暴動的。

摀著臉

南非政府也沒有什麼補助給於人民,就算是有也是少的可憐。南非在由黑人執政後,就變得很腐敗,因為黑人被解放後,一直都沒有受到經濟方面的知識教育,也因此他們也沒有理財的概念,更別說儲蓄了。

(也就是說他們只會亂花錢,但是南非的銀行在儲蓄方面有很多的優惠,以後會為此寫篇文章聊聊這事。)

現在在家就陪陪小孩子,上上網看看書,也終於有時間做自己想做的事,只能說明禍兮福兮,福禍相依。

南非封城的日子
南非封城的日子- 企鵝過馬路都不用看車了

當然還是希望能盡早的渡過這波疫情,待在家裡不能工作沒收入的情況下,還是要按時的繳交費用的,再繼續的封下去,任誰都扛不住啊!

封城是為了疫情能盡快控制住,自己也要想辦法免疫或增強抵抗力;說穿了,這次完全是人類對自己健康狀況最現實的考試。

希望全人類在這次疫情中,重視自己的身體狀況,也祝福全人類在這次疫情中能戰勝它,成為全新的人類。

祝 身體健康

小小心心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